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“致敬改革开放40年我与洛阳”征文大赛获奖作品:悠悠伊河情

2019-08-22 点击:1949

864cc63d3745f0e0686a5c378664a639.jpeg

作者:曹厝之

为什么我的眼里总是流泪?因为我深深爱着这片土地。

河----颐和。这片土地被山脉和河流所环绕,土地肥沃,历史和文化繁多。我的家乡真的是风水之乡。

颐和,她源于洛阳市栾川县,流经蓟县和宜川,蹲在富牛山以北的熊耳山南麓,北倚龙门彝族,马村西北。他转过一个角落然后往东走,与漯河合并进入伊洛河,最终流入黄河。

从我的笔记来看,马村码头是I河上的重要渡轮。十里八乡的人们去关林去参加庙会,他们都喜欢从马村渡口过河,因为这里的路很近。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过河,马村码头也是众所周知的。我小时候经常跟随我的祖父母和父母去西江滩,乘渡轮,过河,然后去关林见面。小学时,林琳老师带我们乘船过河,去关林电影院观看电影。这些过去的事件已成为我童年的美好回忆。在记忆中,成年人称洛阳为“进入城市”,而马村渡轮也俗称“马村河”。在Ma Village Ferry,有10个人,包括船夫马格明,马茂顺,马牛等,他们都在村里,包括我爷爷的爷爷。他们无论风雨无阻,只要人们过河呼叫,他们就会发出声音,长时间蹲在地上,安排船渡轮,载满满船。

渡轮上的彝族河,渡轮将沿着河流流淌。由于担心渡轮被河水冲走,船员们拿起绳子将船撞在穿过河流的绳索上,然后用滑轮连接起来。当船越过沂河时,它拿起绳子走了。两个固定的水泥杆是固定的,看起来非常强大。钢丝绳很长。飞过沂河时,重心自然会垂下来。在河的中央,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。

闲暇时,渡轮将被放置在河岸的干燥地带,一些桐油将被刷洗以防腐蚀。海胆是无知的,船成了我们的天堂,转身跳跃跳跃,被船夫抓住,尖叫着大声追逐,吓得我们逃跑逃跑,看谁的小腿很快。

水清,沙网,石圆,是颐和的最大特色。沂河水质好。口渴时,人们常常用手喝水。说沂河在某处流淌下来也很奇怪,石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它在这里被命名为“石头”。

河水晶般清澈,在鹅卵石和鹅卵石之间,有小鱼和小虾游泳,河上还有各种水禽跳舞。河湾在水深处,水面平坦如镜。当风起,皱起一片清澈的海水。在晚上,鱼经常跳跃和摔倒,造成一层层涟漪。在水很浅而且有斜坡的地方,河流无休止地运行,声音的声音是无穷无尽的。在五彩缤纷的鹅卵石下,可能会有隐藏的生物,如螃蟹。当你向上转动石头并伸向捕获时,精灵会抬起石头,河水会浑浊一会儿,然后它们会死亡并隐藏起来。我喜欢“玩水”,然后我弯腰捡起一块小石头。最好是圆而薄。我会把它拉到河边。我看到这块石头挑起了一串水花和石头。然而,水滴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,速度越来越慢,最后,它被轻轻地隐藏在水中。河水清澈,河水稀薄,草地邋and,船长。当有人走路和走动时,空荡荡的河岸有一种本地声音。到了晚上,我站在河岸边,取了一把清澈的水,冲走了身体的疲惫,让河风吹来,清爽的攻击,让人心旷神怡。太阳落山时,沂河西边的余辉,以及东边村里的米饭烟,风景如画,像窦一样[打开的女孩,静静地用她温柔的双手,轻盈的我轻轻地舔我的衣服角落,我的心弦旋转,我的心颤抖,有一段时间,我被遗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激怒王冠的男人。洪水将冲下上游人们努力工作并养殖牲畜的西瓜。村里大胆的人会去河里取钱,孩子们会躲在家里,担心河岸会坍塌,河水会淹没村庄。在我的记忆中,这个村庄没有被河水淹没,但整个家庭都用肩膀去采摘花生,但他们被洪水冲走了。洪水过后,沂河很可能从西向东转移。几年后,它将从东方返回西方。

鞋竟然被水冲走了!我看着鞋子漂移和摇晃,我看不到踪迹。真的很无奈,我不得不穿着一只脚,一只高,一只低,在路上粗糙和炎热的土地上,蹲着,赤脚,闷热,狡猾,看起来很尴尬,幸运的是我没有遇到熟人,但是我也有一种感觉,“邻居更尴尬,我不敢看人”。

除了渡轮,村庄还在河上建了一座土桥。父亲,他们把厚厚的木桩削尖,拿起锤子,然后把它作为一个柱子插入河床,然后用树干框架,用铁抓住固定它,在它上面铺上一些木板,最后水平和水平放入玉米秸秆。铺平了黄土压实。桥不宽,自行车穿过桥,只敢推开。这两者是对立和过时的。当重型卡车驶过时,这有点危险。在下雨天和下雪天,桥面上的黄土变得泥泞光滑,而土桥是裸露的,两侧没有安全护栏。如果你不小心,行人甚至可能会把人带入河中。

后来,该村筹集资金,在沂河上修建了钢筋混凝土桥梁。海峡两岸的马村和刘富村一直在洽谈。他们向过桥的人和车收费,但马村,六福村和司马街的村民都是免费的。

那时,没有身份证,监护人会仔细询问,跨河也是合理的,

“你在哪里?”

“嘿,是司马街西的第18队,尖叫总是合情合理,母亲总是开放的!”

“啊?你是这个老家庭的孩子?知道,我们走吧!”

他家乡的沂河很美,但却被河的两岸隔开。交通不方便。我童年的梦想之一就是在沂河上架起一座桥,祈祷“一座桥梁可以飞行,天空会改变。”这个梦想今天已经实现。

从2009年4月开始,洛阳越过沂河向南,向东发展。榆城市诸葛镇,盘村镇,峡村镇,庞村镇和莘庄镇被列为洛阳市,宜宾区诞生。从那时起,家乡进入了重新规划和快速发展的时期,建设道路,修建桥梁,建房,建筑企业,建设学校,并建设大规模的建设天气。

横跨沂河两岸的跨越公路桥梁。离高速铁路桥的上游不远,修路,修建公路桥,希望过桥。这两座公路桥已经通车,双桥正在铺设,连接宜宾区和洛龙区。

现在作为湿地公园建成的沂河沿岸成为十里画廊。在高速铁路桥上,有高速列车不时飞行。在沂河畔,人们经常来到桥边,玩水世界,享受薰衣草,休闲温泉和河边的花朵。沂河大堤也已经扩大了很多,大堤上新修的沥青路上还有沂河。河边的植物是密集的,粉红色和绿色,清新的空气,绿树,经常听孩子们唱歌,花草之间,蝴蝶舞蜜蜂飞翔,芦苇摇摆,青蛙悠扬,鸟儿争鸣,环境非常优雅。在湿地公园,人工建造的路径延伸到水边。在河里捕鱼的青少年和赤脚追赶虾的女婴在海滩上留下了脚印。在早上和晚上,有些人不时在这里散步,玩太极拳,有些人在河里钓鱼,还有一对恋人在窃窃私语。

通道。回家的路不再困难。从步行,自行车,摩托车,电动车到今天开车回家,交通的速度要快得多。现在,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,我可以回到父母身边。

什么是家?父母在哪里,这是家。

紫妍:“父母们,不远处,一定要有游览。” 1986年我大学毕业时,我选择留在洛阳。我已经工作了32年。在过去的几年里,我看到父母长大,身体越来越虚弱。我特别想回家,花更多的时间陪伴他们,并在他们身下承受快乐。我会陪老人一起走在河边,看日出,欣赏日落,聊天。享受国家事务的美好时光。

我母亲为我精心种植的新鲜蔬菜,充满了温暖和深深的爱,回到了罗河的巢穴。

秋天很高,天空很高。一路上,沂河很平静,双方已经倒过来了。我体验了沂水河的变迁,品尝了洛阳的古海。这个场景,就像洛阳牡丹花瓣一样,每天都被我珍惜。

感情和梦想一样深,就像河流的梦想一样美丽。我家乡的那座山,水,路,桥,花,草,人和事,洛阳的快速变化,给我思考,让我着迷,也带给我新的期待./p>

d26c3941a4f03eb6c43b6d59a0c97512.jpeg

洛阳三川美术馆李树立

cb74659ddeb7084c75e4f48db5f8124e.jpeg

日期归档
乐虎国际手机平台 版权所有© www.vidralures.com 技术支持:乐虎国际手机平台 | 网站地图